首页 江苏 苏商 苏网舆情 民生频道 大苏国内 大苏国际 大苏财经 大苏房产 大苏生活

苏州旅游

旗下栏目: 苏州旅游

周菊坤:让旅游多一些人文的风雅

苏州旅游 | 发布时间:2019-02-09 | 人气: | #评论#
摘要:www.tzzfcg.com大苏网新闻眼报道 “所谓梦想, 是坚持下去你能够感到幸福的事。”面对窗外烟波浩渺的太湖,周菊坤描绘着他的梦想:打造“太湖旅游第一运营商”,助推太湖旅游转型发
www.tzzfcg.com大苏网新闻眼报道

  “所谓梦想, 是坚持下去你能够感到幸福的事。”面对窗外烟波浩渺的太湖,周菊坤描绘着他的梦想:打造“太湖旅游第一运营商”,助推太湖旅游转型发展。作为太湖旅游发展集团的董事长,周菊坤说,这是梦想,更是使命。

  从1998年开发木渎古镇开始,周菊坤从事旅游已近20年。2011年奉命组建太旅集团,2013年吴中太湖旅游区荣膺国家5A级景区,而后又率领太旅迈上“二次创业”新征程。周菊坤说,能有这样一个平台去实践自己的想法,尽管也遇到许多困难甚至无奈,但还是找到了一条适合太旅发展的蹊径,他感到幸福,无怨无悔。因为从事旅游而接触文化,浸润其间,滋养身心,则是人生额外的收获。

  文化永远是旅游发展的灵魂

  苏周刊:您是太旅集团的董事长,同时又是一位文化人、作家,您过去的经历对您从事旅游的开发和管理有什么影响?

  周菊坤:应该说从事旅游业加深了我对文化的了解,也影响了我的写作。我从1998年6月开始涉足旅游,参与开发木渎古镇。原来自己可能只是一个文青,喜欢写写散文诗歌,但是接触了古镇旅游之后,发现旅游背后的文化博大精深。古镇作为一个文化的载体,它所附着的文化是多元的,有宽度也有厚度,从此跟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一直到今天,将近20年了。过去的写作相对而言主要是个人情感的宣泄,涉足旅游之后,对历史文化、传统文化、民俗文化、建筑文化等等均有涉猎,所以,随着旅游从业时间的推移,自己对文化的了解越来越多,对文化喜爱的程度也越来越深,写作的重点渐渐转移到对文化的梳理、挖掘和感悟上。当然,对文化的思考,也渗透到了我的工作中。我这么多年来坚持写作,是为了不让思想死去,思考的过程中,有些东西 慢慢沉淀下来了。同时,也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学习力衰退,写作的过程 是学习的过程,这对工作当然是有利的。

  苏周刊:您曾经参与和主持了木渎古镇的旅游开发,还出版了有关挖掘木渎古镇历史文化的书籍,应该说从涉足旅游业开始您 很关注文化对旅游的影响,能不能谈谈,您认为文化与旅游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周菊坤:关于文化和旅游的关系,我一开始做旅游的时候 形成了这样一个认识:旅游是一个兼具了文化与商业双重属性的产业。毋庸讳言,商业,赚钱,天经地义。而文化,是商业的内核与灵魂,是让商业与众不同、具有个性识别 征和独 魅力的“点金术”。文化永远是旅游发展的灵魂,旅游没有文化, 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苏周刊:文化和商业二者之间会不会有矛盾?如果把文化看做牟利的手段,会不会造成对文化的扭曲?

  周菊坤:文化和商业实际上是阴阳关系,不是对立关系,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一个成功的 成功的企业,商业成功的背后一定是文化的成功。当然,确实有时候文化也会被当做商业服务中的“托”,有一些旅游企业,为了商业功利而不择手段,假文旅融合之名,行逼良为娼之实,胡编乱造,生搬硬套,张冠李戴,漏洞百出,令人啼笑皆非。社会上曾经流传一句话,“文化是个筐,啥都往里装”,说的 是这 乱象。

  在木渎13年,与其说是做旅游不如说是做文化

  苏周刊:木渎古镇旅游的开发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当初是如何找准定位,兼顾文化和商业的?

  周菊坤:在开发木渎古镇旅游的过程中,我们对整个古镇的文化脉络进行了梳理和提炼。木渎古镇开发是在周庄同里之后,如果走它们的老路,还搞小桥流水、民风民俗那一套,那么从产品定位的角度,从 竞争的角度,都很难超越它们,所以我们在茫茫的历史烟海中做了遴选,找到了两个元素,一个是乾隆,一个是园林。乾隆对旅游来讲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会让人们产生多方面的联想;乾隆六下江南,在木渎留下的遗迹、传说、诗词也很多。另一个元素是园林,这符合木渎历史上的客观情况,经商发迹者,或是名人退隐,都喜欢选择木渎,这里有山有水,自然条件非常优越,是一个筑园颐养的理想之地,用现在的话说是“离尘不离城”。所以,它在历史上曾有三十多处私家园林。我们顺着这条线索,做了这样的定位:中国园林古镇,乾隆六次到过的地方。园林是形,乾隆文化是核。江南没有哪个古镇是以园林来定位的,周庄、同里都是旧时江南、梦里水乡,以水乡民居为 色,而营造园林者一般都是大户人家,相比之下,它的身价更高,文化也更深,又恰好契合了木渎的 点和优势。当时有人提出,苏州是园林之城,怎么又打出个园林古镇来?我说,恰恰因为苏州是园林之城,所以园林不仅在古城里,在深山幽谷里、在偏僻的乡村里也有很多私家园林,只是已经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之中了。木渎因为 殊的地理位置,还遗留着一些珍贵的文化遗产,我们可以把它们发掘出来,保护起来,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严家花园、虹饮山房、榜眼府第、古松园等等,这些沧海遗珠,都是从房地产商的挖掘机下、工厂的车间里、坍圮的废墟中抢救出来的美丽。在抢救性保护的基础上,我们把每一座私家园林所蕴含的文化进行了深度挖掘,包括建筑文化、名人文化、民俗文化等等,使得这些建筑躯壳因文化而不断丰满,富有神采。文化是一座富矿,内涵越挖越深,永无止境。对于旅游而言,园林是一 物质形态,而文化是灵魂。在做古镇旅游的时候,我们 紧紧把握住了这个文化之魂,从文化入手,策划活动、打造产品。

  苏周刊:当时策划了哪些旅游产品?请举例谈谈。

  周菊坤:我们当时做到了“月月有活动,季季有高潮”,春有踏青文化节,夏有亲子童玩节,秋有羊肉美食节,冬有欢乐木渎年,都是围绕文化设计产品,形成 。我们还策划过一个活动:“我到木渎考状元”,很有意思。虹饮山房是乾隆民间行宫,藏有圣旨、科举试卷等珍贵文物,我们在此设计了一场由游客参与的“科举考试”。考试的内容跟当地的文化充分融合:木渎是沈寿故里、书法之乡,我们 让游客学刺绣、练书法。由我们的书法家教游客写扇面,或者由刺绣大师教他们绣一些简单的花草图案,然后评出一二三名, 是状元、榜眼、探花,这些扇面和绣品游客还可以带回去作为纪念,等于是把木渎的文化带回家。乾隆曾经六下江南,这个活动 是虚拟他第七次下江南,由乾隆来挑选状元、榜眼、探花,颁发“圣旨”,既有参与度,又有知识性、趣味性,尤其是契合了木渎的文化,这个活动非常受游客欢迎,当时被国家旅游局指定为日韩学生来中国游学的体验性文化项目。

  在策划木渎古镇的旅游定位,包括它的活动定位、产品定位的过程中,我们始终以文化为核心,为灵魂。后来,我们在园林和乾隆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挖掘了明清时期的工艺文化。木渎曾是当时苏州的工匠聚集之地,出过银器朱碧山、琢玉陆子冈、泥塑袁遇昌、绣圣沈寿等工艺大家。我们关注工匠文化,但其中有一个群体常常被忽略, 是工匠中的女性文化。我们原创了一个 ,叫“姑苏十二娘”,把这个 作为木渎旅游的补充定位。绣娘、船娘、织娘、扇娘、灯娘、茶娘等等,都是女性手艺人。木渎是乾隆盛世《姑苏繁华图》开卷起笔的地方,我们在《姑苏繁华图》上找到不少“姑苏十二娘”的身影,所以我们打造了这样一个 ,开发了姑苏十二娘的文化风情园和旅游商品系列。这个 是从乾隆文化延伸出来的,但是它的 价值和文化独 性远远超过了乾隆。说起姑苏十二娘,你的眼前 会浮现出十二个水灵灵的水乡女子形象,对于旅游而言,这很有价值,能引发游客无限的想象,更有价值的是,这每一个“娘”的背后都附着了一个产业,对于木渎旅游的后续发展而言,具有极高的可塑性和成长性。

  苏周刊:从这些案例来看,您从事旅游,其实 是在做文化的挖掘?

  周菊坤:从1998年6月到2011年9月,这13年,与其说是做旅游,不如说是做文化。在此之前,自己对文化是一知半解,可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是越做越喜欢,越做越着迷。木渎古镇的旅游在整个江南古镇中,属于后来者,它的旅游资源可能更多地散佚在一些历史典籍和口口相传的故事传说当中,真正的文化遗存物已经不多,木渎旅游从无到有,通过不断的挖掘整合,实际上是保住了木渎文化的根脉。木渎的旅游也由古镇开始破题,成为一张响亮的地方名片,先后荣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全国 色景观名镇”“中国民间艺术(书法)之乡”等称号。经济的发展和城镇化建设让木渎在江南独领风骚,而古镇旅游,让木渎变得更为儒雅,更有底蕴。

  打造“太湖旅游第一运营商”

  苏周刊:2011年您奉命组建太旅集团,施展身手的空间更大了吧?是否刚好赶上了旅游业从观光旅游向度假旅游转型的发展契机?

  周菊坤:从理论上讲,来到太湖,施展身手的空间更大,题材更多,文化更加多元,但事实上也不尽然。一方面我们要担负起太湖旅游转型升级的历史使命,而实际上太旅集团拥有的核心资源极其有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破太湖旅游转型升级这个题,很难。这几年,太旅集团主要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是全力以赴创5A,第二是殚精竭虑谋运营。2013年吴中太湖旅游成功创建国家5A级景区,创成之后太旅集团何去何从?在当时我们曾一度迷惘。后来,我们提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以“太湖旅游第一运营商”,作为企业发展的定位,也是企业未来的方向与目标。

  当今旅游已从观光向休闲度假转型,从景点化旅游向全域化旅游转型。旅游专家魏小安说过一句话,“观光时代景点为王,度假时代酒店为王。”这里的核心是游客的需求在发生变化。作为旅游国企,我们既要站在政府立场,谋求环太湖旅游转型发展之路,又要站在 角度,寻找太旅企业生存发展之法。我们发现,在休闲旅游的大背景下,太湖旅游的公共服务体系还存在一定的缺失。休闲旅游时代,景点不再是唯一目的地,为观光游客提供服务的游客中心一般都是依托景点而建,那么休闲游客需要的公共服务载体又在哪里?为此,我们原创性构建了环太湖风景道上的太湖驿站三级体系。休闲旅游的客人一般以自驾为主,车行在环太湖路上,如果看到景色优美想停下来赏风景,车停哪儿,住在哪里,去哪里喝茶,到哪里购物?如果骑行,自行车哪里租哪里还,自行车坏在路上怎么办?自带帐篷露营的,洗澡如厕怎么解决?这一系列问题,在我们的驿站体系里都能得到解决。目前,我们已在东山、西山、临湖三地环太湖风景道上设置了15个驿站和驿亭,形成了东山湾、菱湖湾、庭山渡三个太湖旅游小镇,除了提供规范的公共服务,还配置了餐饮、住宿、购物、骑行、游艇游船、低空飞行、电动汽车等功能性项目,培育了太湖厨房、太湖礼物、漫·太湖四季客栈、东山驿馆、菱湖水居、伊人舫等自主 ,并以此串联辐射周边景区、酒店、农家乐、采摘基地等,初步形成了“点线面串珠成链,水陆空立体成网”的旅游格局。我们的做法被写入江苏省十三五乡村旅游规划中,予以推广。

  苏周刊:在太湖旅游的运营中,是否也为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提供了经验?

  周菊坤:通过三年来旅游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环太湖旅游的品质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也形成了一些带有鲜明文化烙印的旅游 。比如太湖礼物,我们把太湖流域有 色的旅游商品进行了梳理整合、文创设计,形成了启园春晓、花落春在、金庵悟禅、守溪遗风、穹窿挹翠、雪海品梅、花山鸟语、一园江南梦等几十个产品系列。还有我们的精品民宿型酒店 ,已形成两大系列,一个是隐逸文化系列,有花山隐居、菱湖水居;一个是漫·太湖系列,有庭山、缥缈峰、明月湾、外婆桥、长圻五家连锁店,还有伊人舫、东山驿馆等,每一个自主 的背后都有各自独 的文化定位。其中,作为一 隐逸生活方式,花山隐居入选2016年苏州市十大精品线路产品。

  在处理商业和文化的关系时,我们力求达到二者融合,平衡互补。譬如,我们的菱湖水居只有20个房间,设施也很普通,但我们每个房间的价格都在1000元以上,仍然供不应求。为什么?因为我们 的不仅是一个房间,我们 的是一个复合型产品,是一 生活方式,是文化。客人入住之后,可以在我们的苏式小吃店里免费品尝小馄饨、嫩红菱、糖芋艿等时令饮食;晚饭之后,民宿管家会带着客人坐渔船、放地笼,第二天陪你收网,鱼虾收成都归客人,可以带回家,也可以委托我们的太湖厨房为你加工。你可以去园中采摘体验,享受农耕快乐,还可以免费去周边景点游玩,寻古探幽。在 定的时间,我们的管家还会带你去采枇杷、摘杨梅、炒制碧螺春,或者去陆巷体验抬阁民俗、去舟山欣赏核雕技艺、去光福见证苏工的精美绝伦。这样算来,这1000元价格真的不贵,客人住的是房间,享受的是文化。

  旅游产品的生产者,要有人文情怀、人文关怀、人文胸怀

  苏周刊:从木渎古镇到太旅集团,虽然同样是从事旅游,对于您个人来说是否完成了一个转型?

  周菊坤:是的,工作定位、工作内容还是不一样的。但是有一点没变, 是以文化为根本,要让旅游多一些人文的风雅。虽然每个人做旅游都会有不同的方法,不同的选择,但我觉得,旅游绝不是一个纯粹的 概念,只有从文化上去找个性,才能形成你独有的商业魅力;要彰显你和他人的区别,只有文化能完成这个任务。太旅集团在发展的历程中,始终关注文化,注重对 的文化植入。现在都讲文旅融合,但往往是旅游往前走,文化丢失了。在旅游的发展中,在对文化 的定位和追求上,我认为贵在坚持,要有工匠精神,要能保持定力,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人云亦云,朝三暮四,更不能热衷于赶时髦,玩概念。这也许 是人文主义和功利主义之间的差别吧。

  苏周刊:从您的散文中常常可以看到对旅游的人文思考,比如您的散文集《知非集》中,有好几篇写到了对旅游开发的反思和对原生态保护的思考。刚才谈到旅游发展中的有所为有所不为,是否与此有关?

  周菊坤:是的。譬如在对花山景区提档升级的过程中,我们 做了很多取舍,如果按照原来的规划方案实施,有可能对原生态环境造成破坏,所以我们要求“山上做减法,山下做加法”。“山上做减法” 是尽最大可能减少对山上植被、自然环境和文化遗存的破坏。针对山上原有的建筑,我们坚持只拆不建的原则,不是花山原生的 不要去强加给它。对于山上的树木我们规定绝不允许砍伐,情愿规划调整,给树木留出自然生长的空间。做旅游近20年,凡涉及树木,我都是谨慎有加。我认为,做旅游的人一定要有人文情怀,要尊重和敬畏大自然,大到山川河流,小到一草一木。“山上做减法”还包括对旅游客群的选择。按照景区传统的经营模式,游客多多益善,而我们的景区定位则偏向于一些高素质人群,宁愿游客少一些,也要确保山林宁静质朴的本色。至于“山下做加法”,因为花山毕竟是国家4A标准的景区,必须按照规范进行打造,我们把为旅游者提供公共服务的游客中心、停车场以及吃、住、购等商业配套功能全部安排在山下,一体化呈现,一揽子解决,较好地彰显了景区品质。

  说到人文情怀,还体现在我们对产品的设计定位上,为了尽可能减少对原有建筑的破坏,我们利用原来养猪和养羊的空间改造成了“花山隐居”隐逸文化主题精品酒店。在做内装设计的时候,设计师要把两间打通做成一间,显示客房的气派与豪华,我说不需要,游客来到这样的地方,不是追求物质享受的,他们需要的是精神上的东西。所以我们最大程度尊重原来的建筑和环境,用最简朴的设计,配置最基本的功能,用餐只有素食,没有酒肉,房间没有电视,没有WIFI。我们打造这样一个环境,既与花山的文化契合,又符合现代一些高端小众人群冥想感悟的需求。这 是我的取舍,我要让花山隐居既保持文化个性,又形成其独有的商业价值,这样其实更有利于它的 塑造和传播,不至于湮没在那些毫无个性创意的产品堆里。

  再比如说太湖厨房,我们要打造一个属于太湖独有的餐饮 ,我们挖掘的是太湖的文化、太湖的食材、太湖的烹饪方法,有人提出,一些当地老板吃腻了太湖的东西,他们要吃海鲜。我说太湖里长不出大龙虾、象鼻蚌,我们要有舍才有得,只要坚守定位,做出 色,不怕没有生意,茫茫太湖,我们只取一瓢饮,足矣。事实证明,我们的坚持是成功的。在做园博苏州园的设计时,我们遇到一家世界知名的设计单位,在他们的方案里,要把原有的一幢江南 色的古典建筑,夷平重建,变成清一色的现代方块建筑,通过沟通,我还是坚持把它保留了下来。这片幸存的“原住民”建筑,如今已是园内最有 色,也最有原乡记忆的隐逸文化主题酒店:“菱湖水居”。多少年来,我的内心一直有这样一 情怀,对自然要敬畏,对过往要尊重,已建的尽量不拆,没建的轻易不建。

  苏周刊:从事旅游近二十年,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周菊坤:文化是旅游发展的灵魂,也是我个人的灵魂所在。很庆幸我这二十年来的旅游工作生涯没有离开文化二字。旅游作为文化产业,肩负着以文怡人、以文养人、以文化人的使命。旅游产品的生产者,要具有人文情怀、人文关怀、人文胸怀。情怀是一 温度,是一 格调;关怀是一 深度,是格物致知的过程;胸怀是一 宽度,是一 格局。

  人物简介

  周菊坤,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旅游资源规划开发质量评定委员会成员。生于苏州木渎,现任苏州太湖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曾任吴中区木渎镇副镇长、木渎旅游发展实业公司总经理。业余从事写作,出版有《木渎》、《冯桂芬传》、《严家淦与严家花园》、《小院风景》(合著)、《知非集》等,主编《姑苏十二娘》等。

责任编辑:程砚秋
标签:风雅,人文,旅游

上一篇:“探春”书画展明亮相花卉植物园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江苏 | 苏商 | 苏网舆情 | 民生频道 | 大苏国内 | 大苏国际 | 大苏财经 | 大苏房产 | 大苏生活 | 健康频道 | 大苏军事 | 大苏体育 | 大苏汽车 | 大苏科技 | 大苏文化 | 大苏教育 | 大苏法治 | 娱乐八卦 | 公益 | 江苏地方新 | 大苏旅游 | 图库 | 关于

Copyright © 2002-2018 大苏网-江苏新闻眼|了解全世界(http://www.tzzfcg.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16129  

电脑版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