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 苏商 苏网舆情 民生频道 大苏国内 大苏国际 大苏财经 大苏房产 大苏生活

苏商人物

旗下栏目: 苏商要闻 苏商人物

江苏牧羊集团公权力导演的八年股权大战

苏商人物 | 发布时间:2018-01-14 | 人气: | #评论#
摘要:www.tzzfcg.com大苏网新闻眼报道 从享誉 的制造企业到几无盈利的空壳公司,江苏牧羊集团何以在八年时间由盛而衰?公权力的干预,官员的介入,使股东之间的权益诉讼和公司治理争议逐
www.tzzfcg.com大苏网新闻眼报道

  从享誉 的制造企业到几无盈利的空壳公司,江苏牧羊集团何以在八年时间由盛而衰?公权力的干预,官员的介入,使股东之间的权益诉讼和公司治理争议逐渐偏离正常的法律轨道,进而演变为一场葬送企业前途的悲剧——公权力为何介入民企家事?在这家中国最大的饲料机械企业上演的股权争夺大戏,最终要如何落幕?很多人拭目以待

  2016年11月19日下午,55岁的许荣华走下美国飞回上海浦东机场的飞机舷梯,迎接他的不是亲人和朋友的拥抱,而是湖南洪江市警方的“手铐”。

  一切似曾相识。八年前的9月10日,牧羊集团董事会换届前夕,从台湾考察归来的许荣华刚回到扬州不久,正是以同样的罪名——假冒注册商标罪被扬州市邗江区警方带走。

  羁押期间,许荣华在时任邗江区检察长的“劝说”下,转让了自己持有的牧羊集团15.51%的股权,随后即被释放,最终被无罪撤销案件。这起因“公权力介入民企家事”而引发舆论强烈关注的无妄之灾,此后余波不断,并生发出一系列诉讼与纠葛。

  八年间,先是扬州市仲裁委于2009年9月受理了许荣华胁迫转股撤销之诉,却直到近七年后才做出驳回裁决;许荣华的妻子为了要回看守所内被迫转让的股权,无奈之下将自己的丈夫和股权受让人陈家荣同时起诉;大股东为了维护股东利益,将公司董事、监事、高管投资人一并告上法庭;部分老员工为了捍卫集团基业,将个别股东实名举报;而公司控制人却又另起炉灶,悄悄扶植了一家经营范围混淆的关联子公司。

  在这场愈演愈烈的风波中,牧羊集团亦受裹挟摧打,曾经的“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并有望上市做强的“扬州之光”,如今利润黯然走低,裁员频仍。

  对此,一直在主张股东知情权的牧羊集团股东徐斌、徐有辉率先看清端倪,二人认为:“2012年底起,范天铭(总裁)、李敏悦(董事长)等牧羊集团董事及高管人员违反忠实义务,通过设立关联公司、变更出资方式、转让股权、增资重组等一系列方式,将牧羊集团包括价值数亿元的商标权在内的核心资产和业务逐步转移至关联公司,严重损害了牧羊集团利益。且通过对关联子公司增资扩股行为,导致牧羊集团丧失对该公司的控制权。”

  随后,徐斌、徐有辉将范天铭、李敏悦等牧羊集团高管和控制人诉至法院。2016年11月29日,该案在南京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扬州之光”的命运拐点:议事规则遭弃置股东为夺权暗中举报

  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成立于1967年的扬州邗江粮机厂,徐有辉长期担任厂长。2002年股权流转改制后,转型为一家股份制企业,徐有辉持股24%左右,徐斌、许荣华、李敏悦、范天铭各持股15%左右,200多名职工合计持股9.48%,此外,邗江区国资委还持有3.87%。

  改制后,牧羊集团董事会由徐有辉、徐斌、许荣华、李敏悦和范天铭五大股东组成。徐有辉担任公司第一届(每届三年)董事长,并提名范天铭做总裁。第二届董事会,李敏悦取代徐有辉成为董事长,范天铭连任总裁。

  资料显示,2007年,牧羊集团 收入即达到十余亿,比起改制初期翻了数倍,员工达到1000多人,包揽“中国大企业集团竞争力500强”、“中国科技名牌500强”、“中国机械500强”等荣誉。

  一份由牧羊集团股东出示的审计报告和财务报表显示,2008年这一年,牧羊集团的利润急遽下滑,从前一年的1亿4千多万骤降至不到3千万,而到了2015年,这一数值仅为100多万。在此之前的“利润折线”则显示,牧羊集团从2003年的4000多万开始,一路高歌,屡破纪录。

  面对这样一份“峰谷形”业绩图表,已过花甲之年的徐有辉脸上的苦楚和痛心难以自抑,他觉得有愧曾经获得的那么多荣誉:扬州市优秀企业家、江苏省青年优秀企业家、扬州市劳动模范、等等。

  徐有辉告诉《法人》记者,导致上述局面发生的直接导火索是,公司很早便确立下的董事会议事规则被严重践踏。

  在此,一份牧羊集团董事间的协议不得不提,即2004年2月28日,五位董事共同签订了《上岛协议》,该协议因在上岛咖啡馆达成,故有此名。

  协议的核心内容是:鼓励董事外出创业,将“牧羊 ”做大做强。具体来说,在不与牧羊集团现有饲料机械产业构成同业竞争的前提下,允许董事将牧羊 带入外行业创业发展,许可董事使用“牧羊” 和无形资产,并为董事提供创业资金支持,即集团可借500万元给董事本人,但条件是辞去除董事职务之外的行政职务。

  2004年9月6日,《扬州日报》曾专门以“上岛协议”为题材全面报道了牧羊集团发展的“牧人之道”。“当时的邗江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也都对此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徐有辉向记者回忆。

  在此协议精神下,徐斌创设了迈安德公司,许荣华随后创设了福尔喜公司。而牧羊集团内部也发展良好,“其中2003年到2005年之间,作为总裁的范天铭光奖金 拿了五百多万。”徐有辉回忆。

  不过,好景并未一直持续下去。

  2008年,本是牧羊集团换届年。这一年5月份的董事会例会前夕,董事长李敏悦突然发函告知徐有辉、徐斌、许荣华三位董事,因总裁范天铭出国,董事会无法如期召开。

  5月底,徐斌和许荣华的公司突然遭到邗江区工商局调查,理由是有人举报他们违法使用“牧羊”商标。此后材料显示,举报人竟是范天铭。

  “听到范天铭举报我们的消息,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因为五位董事有《上岛协议》在先,对我们创办的公司使用‘牧羊’商标的事宜做了明确规定。”徐斌告诉记者,他和许荣华使用“牧羊”商标是依据《上岛协议》,各拿出创设公司8%的注册资本作为创业股给另外四位董事,使其享有股东的收益权。

  记者看到,《上岛协议》笫三条第二项写明:“共同事业创业股:允许五名董事中任何一名董事可以投资注册公司,由创设新公司的董事将其投资新创设公司注册资本的10%股份无偿分配给包括其在内的本协议项下五位董事,即每一董事拥有其中的2%,并签订《共同事业创业股委托代管协议》。”

  到了2008年6月份,李敏悦再次书面告知三人,董事会例会不能召开。理由是邗江区政府准备介入调查集团董事间纷争,“根据有关方面的指示,近阶段不适宜召开董事会。”

  此后,据徐有辉、徐斌、许荣华回忆,他们三人 开始不断接到扬州市邗江区区委有关人员的电话,要求“不准开董事会,谁开 抓谁。”

  为何原定的董事会屡遭阻遏呢?徐有辉对此解释,李敏悦和范天铭在第二届董事会期间财务上出了很多问题,他们担心下一届董事会会落选。更主要的原因是,牧羊集团上市在即,“有人想把个人利益最大化”。

  危局开端:公权力介入民企家务事

  董事会给出的不召开法定例会的理由让徐有辉、徐斌、许荣华三位董事完全无法接受,三人遂多次催促召开董事会,但“有关部门”的行动也接踵而至。

  2008年6月13日,6月的董事会法定例会前一天,徐有辉突然被邗江区纪委带到了宾馆里单独“谈话”,一谈 是十天。

  三天后,牧羊集团董事会秘书戚海兵被邗江区纪委请进去接受协助调查。

  6月23日,当徐斌要求召集董事会会议时,又被邗江区纪委找去“谈话”,同样进行了十天。

  徐有辉告诉记者,出现上述一系列反常现象后,他们遂向邗江区区委反映和询问,时任邗江区区委书记的程裕松却给出了三个“不能不管”的回复:

  牧羊董事会董事长、总裁三年一届,上次(2005年底)董事长换人,被换下的原董事长自己愿意接受,所以区委不管。而此次年底换届时,现任董事长、总裁都希望继续做下去,但在董事会上却有可能落选,所以区委不能不管。

  现在牧羊由范天铭任总裁,牧羊现状很好,区委认为范天铭是董事中最适合担任总裁职务的,而董事会有可能随时将其解聘或在换届时将其更换,所以区委不能不管。

  由于有人举报牧羊董事在过去管理公司时的财务问题,利用这一机会彻底解决“牧羊问题”,让一个或两个人控股,免得三年一次换届导致不稳定。要做到这一点,区委不能不管。

  程裕松的三个“不能不管”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7月15日上午,原本是董事们所确定的临时董事会会议的日子。前一天,总裁范天铭给召集人回复称:“我不参加2008年7月15日的临时董事会”,“希望你们审时度势”。

  7月15日上午9时会议开始前,邗江区纪委一位副书记带着工作人员提前到达牧羊董事会临时会议开会地点——花园国际大酒店二楼,并坐在会场门口,声称要找相关党员董事“谈话”。

  “当时情况下,只要我们董事会的党员成员要求召开董事会,纪委 会要求谈话。”时任牧羊集团董事会秘书戚海兵向记者回忆。

  董事会屡次受阻之后,非党员身份的许荣华试图推动股东会的召开,但一样不奏效。不得已,许荣华选择向邗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立即召开股东会。

  此后不久, 开头提及的一幕开始上演。

  8月29日,正随行业协会在台湾考察的许荣华接到邗江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亚民的电话,对方称有要事相谈,让他一回来 到检察院。

  9月10日,从台湾考察回来的许荣华一到扬州便赶往检察长办公室。几乎同时,邗江区法院也给许荣华打来电话,让他前往法院领取诉讼材料。据悉,在此之前的8月28日,牧羊集团已经向许荣华开办的福尔喜公司提起商标侵权之诉,索赔900万元。

  “你跟我们走一趟。”2008年9月10日下午,从法院取材料刚出门的许荣华被四五个人围住。是日凌晨,许荣华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被邗江区公安局刑事拘留,羁押在扬州市看守所。

  股权转让疑点重重:股权最终流向曾经的举报人

  许荣华在看守所一共关押了36天。关于看守所里股权转让的细节,此前《法治周末》曾做过具体报道,“报道内容完全属实。”许荣华告诉《法人》记者。

  据报道,在许荣华被关35天后的10月15日,身着便衣的邗江区检察院检察长第一次出现在了看守所。他告诉许荣华:“你们几个股东之间再在一起合作已没有什么意思了。你把自己的股份转让掉,将来好好弄你自己的福尔喜公司吧。如果愿意,我可以找李敏悦谈谈转让价格。”

  邗江区检察院检察长在后来的仲裁委员会调查笔录中称:“何副书记打电话给我,程书记(邗江区委书记程裕松)尊重检察院意见,希望我们协助做调解工作”。

  “我那个时候身体不好,外面还有公司一大摊子事儿,确实急着想要出去。”2016年11月中旬,《法人》记者和远在美国的许荣华通了电话。他向记者表示,看守所期间自己身患疾病,压力之下,只好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了字。

  不过,在事发近五年后的2013年6月,牧羊集团的声明却是另一番解释。

  牧羊集团在声明中称,许荣华违反了公司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的规定,本应当将全部股权以原始出资额转让给公司工会。为了规避制裁,许荣华在进看守所的次日,即亲笔致函公司领导希望“能提请市、区检察院、法院、区委、区政府出面进行协调”。检察长是基于维护牧羊集团的稳定、发展以及对许荣华的关心才介入股权转让事宜。

  关于该检察长进入看守所的原因,记者在其2010年1月份接受扬州市仲裁委的调查笔录中看到,“区里希望我用朋友的身份来做调解”。

  笔录中的内容还显示,当10月15日检察长第一次走进看守所,劝许荣华转让股权时,其实已经知道许荣华不构成犯罪的事实,但第二天他仍然走进了看守所“劝说”许荣华转让股权,陪同他一起出现在看守所的还有牧羊集团律师陈志明。

  签字后第二天,许荣华从被关了37天的看守所出来,不过手续并非无罪释放,却是取保候审。牧羊集团也当即从法院撤销了此前对他提出的侵权之诉。

  对于这笔股权转让,许荣华提出了多个疑点:“股权最终的转让价格是1660万元,陈家荣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根本没有购买能力。此外,转让协议中还规定,陈家荣替我(许荣华)偿还所欠牧羊集团的360万元,并代缴个人所得税,但最终该个人所得税却是由牧羊集团支付的。”

  记者注意到,在工会主席陈家荣后来的多次庭审笔录中,关于购买股权的资金来源,出现了矛盾。在仲裁阶段,陈家荣表示“是向战友借的钱”,到了法院诉讼阶段又说是“替工会代持”。对此许荣华质疑:“工会又不是法人机构,如何代持?”

  扬州市仲裁委在接受《法人》采访时也明确表示,陈家荣对资金来源的解释,确实出现证词反复的情况。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8年之后的2016年6月16日,陈家荣再次将持有的牧羊集团17.02%(包括从许荣华处受让的股权,合计5332794元)转让给了范天铭,比当初购买时足足少了1000多万元。

  《法人》记者 此次股权转让,联系了股权受让人陈家荣以及时任邗江区委书记程裕松。陈家荣电话中称,他的律师会和记者联系的,但截至发稿时,始终未再回复,而程裕松的电话则始终无人接听。

  2009年9月,许荣华向扬州市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认为自己在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的前提下被迫签订转让协议,请求裁决撤销与陈家荣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不过,扬州市仲裁委员会直至近7年后的2016年7月5日,才下发裁定,驳回申请。

  《法人》记者前往扬州市仲裁委采访,问及为何七年才做出裁定时,扬州市仲裁委副秘书长朱毅锴回复记者称,仲裁中有一部分事实超出仲裁审理范围,调解占用大量时间。这期间,仲裁委不断找双方调解,而且双方也都没有放弃调解的意愿。

  不过许荣华的妻子李美兰和扬州市仲裁委的说法有出入,她表示,这七年中,许荣华曾直接向扬州市仲裁委提交书面材料放弃调解,要求尽快做出裁决,然而仲裁委始终久拖不裁。

  问及本案仲裁过程是否有过领导干预时,朱毅锴表示没有,并称仲裁委有时候还会主动找政府方面协助调解本案。

  此“牧羊”非彼“牧羊”:集团核心资产被指转移至关联公司

   在许荣华苦等仲裁结果的时间里,牧羊集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9年2月10日,许荣华曾不惜以诉讼推动而未果的牧羊集团股东会姗姗来迟,徐有辉和徐斌从董事会出局,李敏悦、范天铭继续担任牧羊集团董事长、总裁。

  失去许荣华的股权后,合计拥有39%以上股权的徐有辉和徐斌对牧羊集团此后的一系列举动只能隔岸观火。

  徐有辉向记者反映,作为大股东的徐有辉和徐斌二人,从那时至今,“连牧羊集团的大门都进不了,更无从获知牧羊集团的经营状态。期间,虽多次向董事会主张股东知情权要求查阅公司经营报表,均遭无理拒绝”。

  不过,主张股东知情权过程,徐斌却有了意外发现——原来当徐有辉、徐斌、许荣华三人在外为股东权益疲于奔告时,牧羊集团内部资产也在悄然变化。2010年9月,牧羊集团曾以2.5亿元注册资本成立了一家名为“江苏牧羊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羊控股公司”)的子公司。

  2012年3月,牧羊集团名下又成立了一家名称近似的子公司——“牧羊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

  2012年10月,牧羊集团开始着手对牧羊控股公司进行调整。具体做法是,先将牧羊控股公司的注册资本从2.5亿元减到1.5亿元。同年12月27日,牧羊有限公司也将注册资本从1.5亿元缩减至1亿元,牧羊集团占股98.5%,另一自然人占股1.5%。牧羊控股公司减资公告期满后,牧羊集团转手将持有的“牧羊控股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牧羊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沙孟海
首页 | 江苏 | 苏商 | 苏网舆情 | 民生频道 | 大苏国内 | 大苏国际 | 大苏财经 | 大苏房产 | 大苏生活 | 健康频道 | 大苏军事 | 大苏体育 | 大苏汽车 | 大苏科技 | 大苏文化 | 大苏教育 | 大苏法治 | 娱乐八卦 | 公益 | 江苏地方新 | 大苏旅游 | 图库 | 关于

Copyright © 2002-2018 大苏网-江苏新闻眼|了解全世界(http://www.tzzfcg.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16129  

电脑版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